切换到宽版
  • 640阅读
  • 0回复

中国创新基层治理模式中国创新基层治理模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熊玉琲
 

干洗连锁


      
      新华社长沙11月27日电(记者刘紫凌 张玉洁 刘芳洲)41岁的农村党员杨正邦选择把500元奖金捐赠出去用于国家抗震救灾。这500元钱,本是村里表彰他帮助身边邻里的一笔奖金。
      
      2013年,中国实施精准扶贫的方略在杨正邦的家乡——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十八洞村首次被提出。
      
      过去,这个地处中国连片特困地区武陵山脉腹地的纯苗族村寨曾因闭塞落后,当地群众生活长期徘徊在贫困线下,2013年人均纯收入仅1668元。
      

      
      精准扶贫开展以来,十八洞村依托独特的自然环境,发展起乡村旅游、特色种植、养殖、苗绣、山泉水等产业。去年底,这个人口不足千人的村庄人均纯收入已达12128元。
      
      和中国不少贫困村一样,精准扶贫为十八洞村带来的变化不仅是增收。过去,人穷志短,一些贫困户抱有“等靠要”思想,对通过自己奋斗过上好日子不敢信、不敢想,更不敢干。现在腰包鼓了,干劲足了,村民民主参与意识和权利意识不断提升。
      
      2017年湖南省宣布十八洞村脱贫后不久,村里干部群众逐渐转到乡村振兴的道路上探索。实践中,驻村扶贫工作队和村支两委发现村里存在一些突出矛盾,比如,村里无公职党员服务群众意识强烈,但缺乏好的实践平台;村干部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而群众满意度却不高;老百姓想知道党员到底干了什么却无从得知。
      

      
      “不少苗族群众不善表达,部分农村党员希望参加村内建设却又碍于‘无职务’不好插手。”十八洞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麻辉煌说,这让他们认识到,过去“由村支两委到村民小组再到农户”的传统治理模式已经难以适应新时代农村发展的要求。
      
      去年下半年,十八洞提出“学习互助兴思想、生产互助兴产业、乡风互助兴文明、邻里互助兴和谐、绿色互助兴家园”的“互助五兴”农村基层治理模式,通过在村内推选41名党员骨干、乡贤能人为组长,每人联系五户群众,按照“地缘相邻,产业相近,志趣相投,优势互补”原则,组建起41个互助小组。杨正邦便是其中一个互助小组的组长。
      
      初中文化、又在外地有过16年打工经历,杨正邦在村里算“见过世面”的青年党员。当上“组长”,让他有了更多责任感,也有了“正当身份”。
      
      通过走访,杨正邦了解到他的组员、69岁的村民石拔三心中的困扰——因为没有读过书,只会说苗语,与游客交流不畅。于是他在闲暇时便到石拔三家,给她“培训”普通话。
      
      如今,石拔三已经能用简单的普通话和游客打招呼,见到人还会边握手边笑盈盈地说:“你来看我,我感谢你!”
      
      除了帮助自己的“组员”,杨正邦还主动为其他小组长“分忧”。今年春节期间,村民杨成家失火,房屋财产付之一炬。杨正邦主动找到杨成的“组长”商量,又在各大群中发布募捐消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共凑款10万元,帮助杨成重建家园。
      
      “以前想为村里做点事又怕别人觉得我多管闲事。现在我是小组长,应该要当榜样。”杨正邦说。
      
      在村支书龙书伍看来,“互助五兴”既为想干事的普通党员提供了机会与平台,又能帮村支两委分担工作,还能让群众知道党员到底干了什么,有效化解了此前基层治理存在的突出矛盾。
      

      
      十八洞村探索建立考核制度,每月的主题党日,村内全体人员对各小组当月互助活动进行评议,结果作为评选表彰、推优入党、推选后备干部、集体经济收益分配的重要依据。
      
      此外,依托村级集体经济,十八洞村民们在日常生活中以“行动换积分,以积分换物品”,大家拿着积分券可以兑换到油盐米面等生活用品。
      
      11月3日,在十八洞村举行的晚会上,杨正邦被村里评选为“‘互助五兴’优秀中心户”,拿到奖金后,他便全部捐了出去。
      
      “一名普通农村党员能有这样的觉悟让我们很欣喜。”麻辉煌说。
      
      十八洞村的探索实践,为湘西州“党建引领基层治理”提供了有益样本。如今,全州5万多名农村党员与群众紧密对接,建立2.5万余个互助组,参与农村群众达13万余户。
      
      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是中国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明确要求。在中国各地,通过党建引领、手段创新,近几年已有越来越多的“十八洞村”涌现,探索出了一批基层治理的好经验。
      

      
      湖北省赤壁市,通过建立“数字城管系统平台”反馈问题,免去了群众的往来奔波,方便群众的同时,高效处置事务,有效推进治理,深受干群欢迎;湖南岳阳市岳阳楼区“群英断是非”治理模式让低保户在意的、熟悉的、说话有分量的人坐在一起评评理、断一断,过去一些“难缠的”“不讲理”的老百姓纷纷服了气。
      
      中共湘西州叶红专认为,基层情况错综复杂,工作千头万绪,基层治理是一门科学。“成功的治理应该在实战中管用、让基层干群爱用、群众感到受用。只有‘以人民为中心’,发动群众共建共治,才能最终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