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195阅读
  • 0回复

古书画作伪手段层出不穷,真伪混淆鉴定难度大,从逻辑可看出破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北思恩
 

近视手术价格一览表

      中国古书画鉴定真伪混淆的情况很棘手。本人近年鉴定研究有如下案例。
      

      
      一些书画从时间和事实上出现逻辑问题,从而辨别出伪作。例如,赵孟六体千字文后款识说该卷是“延祐七年秋九月廿四五日”所书,小楷书道德经也是“廿四五日”两天所书,难道会是巧合吗?
      

      
      又如上海物馆藏元揭傒斯真草二体千字文卷款书:“元统二年岁在甲戌秋九月,翰林直学士揭傒斯临。”但这一年揭氏官翰林待制,任翰林直学士要在六年后,故笔者将此作辨为伪迹并作了为明陆士仁所伪的讨论。这些疑点往往被人所忽视,是因作伪者无知造成的吗?不是,而是作伪者用这种既能迷惑人,又露出破绽的手段,来掩饰其作伪的虚怯心理。
      
      再如,曾见于刊本的赵孟为焦彦实书四体千字文,卷后道士张雨跋称:“右文敏赵公四体千字文,惜不见司马子徽五体书道德经,较此何如也。”司马子徽即唐代道士司马承祯(655—735),旧唐书记,唐玄宗命其“以三体写老子经,因刊正文句,定著五千三百八十言为真言”。张雨应该知道此刊定道家经典之事,正如元袁桷诗云:“已从司马求真箓,更为通章九老君。”
      
      “箓”即道教秘籍,故“司马”当指司马承祯,那么“三体”“五体”道德经的一字之别,会是一时的误书吗?当然,这些似是而非的作伪手段是较普遍的现象,让我们怀疑这些作品的真实性。
      

      
      如果我们将陆士仁的四体千字文,与赵孟的六体千字文四体千字文行书千字文以及清安岐用来比鉴赵氏六体千字文的今藏台北故宫物院的俞和篆隶二体千字文等作品加以比较鉴别,不难发现它们的相似之处。
      
      从逻辑上判断,陆士仁所书虽有赵孟书法的遗形、遗意,但绝不能有那么多的赵书反类似陆士仁,否则,赵氏书还能被称为“赵体”吗?我们还谈到邓文原、赵孟的章草书,邓、赵两人所书章草的相像,似乎可以用时代因素来解释,但台北故宫物院藏元赵雍章草书千字文册,其书字与赵孟六体千字文中所书章草形模几乎一样。
      
      至此,这些比较似乎让人惊心,但何以会有这些宋元书作如此相像,反之则是它们应该不会如此相像。陆士仁为文徵明弟子陆师道之子,以往曾发现其专门伪作文氏书画,并偶然揭出其伪作元揭傒斯的真草二体千字文,难保他不会仿伪上述书画家的作品。
      

      
      陆士仁之子陆广明,清姜绍书无声诗史记其:“书法精工,摹唐宋名迹,几欲乱真,亦昭代之李怀琳也。”李怀琳正是唐代作伪高手。陆广明的书画作品存世很少,不能像其父一样,还可以认识其书画的本来面貌,但也不排除其父子二人合伙伪作书画,甚至不能排除他们有着一个更多人参与的伪作班子。
      

      
      宋燕肃春山图、梁楷右军书扇图及邓文原急就章三作有一人所书元石岩伪题。当我们将邓文原、赵孟诸本章草书,其作伪者指向陆士仁父子时,并不能认定春山图右军书扇图的伪画也一定为他们所伪;况且,春山图是将一幅残缺的旧画,伪加燕肃名款而成。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诸书画多有收藏家项元汴藏印,而最早的收藏记录又均在明万历年间,即均发生在书画作伪最盛的明末时期。尽管我们列举了这些可以辨伪、质疑的宋元书画,并指出陆士仁、陆广明父子或可能伪作了其中的宋元名家法书,但应该说这只是那盛行伪作时代之冰山一角,还是有许多伪作被我们视为书画珍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